{小呢喃}
所有的大人都曾經是個孩子,雖然很少人記得這一點。~《小王子》

目前日期文章:200912 (9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  19W例行性的產檢,小乖很乖,微微的胎動,令人放心,所以昨晚安心地睡了。

  寛寛也熟悉了產檢的模式,在旁跟著我看螢幕,醫生引領著我們看小寶寶的五官及內藏,並再說一次是男生,寛寛問我什麼是「乾燥」?我說是「肝臟」啦!檢查一切正常,又過了一關,感謝老天爺!

  寛寛照例跟醫生伯伯拿了一根棒棒糖,經過一個月,我們都能習慣喚小乖是弟弟了,只是寛寛一直說生一個弟弟,再生一個妹妹就好了!不好意思了,媽媽暫時可沒這個打算喔!

Awen(Estrella)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6) 人氣()



  手作時間到了!這次做些什麼呢?!
  
  答案是:卡片。

Awen(Estrella)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4) 人氣()



  貝貝,很受歡迎。他是由喬治.哈朗斯勒本(Georg Hallensleben)和太太安.居特曼(Anne Gutman)共同創作的產物。一系列的繪本充滿童趣,還有生動地描繪出小小孩的脾性,挺有意思的,用色頗為濃烈,承襲著麗莎與卡斯柏(Gaspard et Lisa)的風格。

  寛寛也喜歡貝貝,買了口袋書附贈一個包包,準備讓寛寛自己揹自己的家當-水壺和眼鏡盒。小孩的熱度上升得很快,不過也可能瞬間冷卻,不知能揹多久啊!

Awen(Estrella)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



它,隱藏在巷弄內,若不細找,可能會因此錯過。
不過,我喜歡這種藏在巷子內的店,會令人驚喜!
日和三一,因為它有自己的態度和特色,

Awen(Estrella)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
<寛寛第一次動手做手工皂,看起來是不是很可口?!>

說要自己做手工皂已經好久了,一直缺乏行動力,
這次因為採訪的關係,帶回來了材料,再沒有懶散的藉口!

Awen(Estrella)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
<特別的紫色耶誕樹>

耶誕節的腳步近了,
美術館綠園道立起了紫色耶誕樹,

Awen(Estrella)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  要成為哥哥的寛寛,這幾週和我們都在調適從喊"妹妹"改口叫"弟弟"的心情,看見電視裡家庭中有妹妹,寛會問:「為什麼他們家有妹妹?!」我回答:「可是他們家沒有弟弟!」突然想起之前唸的一本小公主的繪本,書名好像是:我要一個妹妹!敍述小公主想要一個妹妹,不要弟弟的心情和行為,裡頭醫生就告訴小公主說:「妳不能選的!」小公主還說若是弟弟要把他給丟到垃圾筒呢!唉呀!

  不過,漸漸地我們都很適應是弟弟的情況囉,只是寛寛竟會說要再一個妹妹,要媽媽再生一個妹妹,他要弟弟妹妹,哈哈!再說吧!我跟寛寛提過:「當哥哥不容易呢,不是每個人都可以當哥哥的,可是老天爺精挑細選的,你要有哥哥樣喔!」但什麼是哥哥樣呢,想來媽媽也是語焉不詳,無非就是希望他乖一點,寛寛確實有進步呢!

  我說我們叫弟弟小乖,希望他乖乖的,不要太皮,因為已經有一個小皮了,寛寛馬上湊到我的肚皮來,和弟弟說話:「小皮啊,要趕快長大出來和我小乖玩喔!」完全不承認他是小皮,後來乾脆改口叫自己是大乖,弟弟是小乖好了!有時調皮的個性一來,又對著我的肚皮唱反調:「弟弟要像哥哥一樣,要調皮,要生氣,不要乖乖吃飯,要愛哭...」哇哇哇,寛寛倒是對自己瞭若指掌啊!

Awen(Estrella)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

  「心之芳庭」,喜歡「薰衣草森林」的人大概都知道這是她們的"最新力作",一樣是在山上,這回座落在台中大坑。上山之前因對路況的不熟悉,我們還先到了紙箱王園區,據上次前來採訪已是十個月了,假日的關係,人車還不少,尤其正值新社花季,有點小塞車呢!而「心之芳庭」是在另一山頭,就在台中國際高爾夫球場旁邊。

  喜歡雜貨或者喜歡米力的人就知道了,「心之芳庭」裡頭的「親親.我的家」餐廳便是由米力夫妻所規劃繪製的,很有家的風格,當然裡頭有一陳列區也販售著米力雜貨舖的雜貨。寛寛一進園區,好像是他的天地一樣,馬上跑來跑去,寛爸追得氣喘噓噓。

Awen(Estrella)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

  向來好吃好睡的我,每次產檢前總是失眠,緊張得不得了,自己都覺得誇張!

  15-16W的產檢,今天一樣帶著寛寛前往診所,是的,很多朋友都想知道是男丁還是女娃,儘管我夢見是女生(大概是日有所思吧),却始終覺得上次產檢時隱隱約約看見了男孩的特徵,讓我覺得男孩的機率不小!寛寛跑到我的肚子前說:「妹妹,媽麻要產檢。」然後接著隨著醫生移動著超音波的儀器,「這是頭,這是胃,這是臍帶,這是心臟,這是......」有點聽不清楚呢,因為寛寛在一旁一直問:「這是妹妹的什麼?」我們兩個沈浸在「妹妹」的話題裡,每一句話的開頭都是妹妹。
  
  然後醫生開口了:「答案揭曉了嗎?!」我心裡想:什麼?什麼?您剛到底照到了什麼?!我忍不住再問一次:「是女生嗎?!」(完全不想提男生)「是男生。」醫生說。「呃...,寛寛,跟你一樣是弟弟耶。」沒想到寛寛比我更難以接受,他說:「我覺得是妹妹。」還說了兩次,醫生都笑了!

Awen(Estrella)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6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