寛寛現在有很多話要說,有很多問題要問,
四月的某天早上,我正在陽台上晾衣服,
他突然問我:「媽媽,為什麼『甲蟲』要叫做『甲蟲』呢?」
忙著家事的我說:「媽媽不太知道呢,晚上再問爸爸。」
(媽媽對於自己貧乏的自然生態科學知識感到抱歉,而且我對昆蟲實在沒好感)

Estrell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7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