雖然自己是在冬天出生的,但最近郤可歸類為冬眠動物,
老是昏昏沈沈的,棉被總是溫暖,手腳懶得動作,腦袋也在罷工之中,
除了照顧寛寛,其餘一切停擺,
倒是瞎忙著虛驚一場,以為又把自己的肚子搞大了,
到婦產科檢查等待之時,聽到待產室裡傳來偵測寶寶的心跳聲,
我竟莫名其妙的緊張起來,心情好複雜。

一個?還是兩個?
台灣現在似乎也自動一胎化,
雖然我曾希望有個貼心的女孩兒,
但也漸漸被現實說服著也許一個小孩就足夠。
知名作家朱天心、楊絳她們因為鍾情於一個孩子,
於是決定此生便只生一胎,
我雖沒有這樣的想法,郤覺得寛寛也夠讓人勞心勞力了,
終究我無法像上一代的父母那麼偉大、無私的奉獻。

一個、兩個、男孩、女孩,暫時都拋到腦後吧,
我的身體和一部份的思緒都需要冬眠。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Estrella 的頭像
Estrella

MaMa's café time

Estrell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8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