和寛寛分隔兩地邁入第三天……

第一天, 我失眠了,寛寛在電話那頭輕聲喊媽媽。
第二天, 我又失眠了,寛寛帶著生氣的口吻喊媽媽。
第三天, 我夢見寛寛,電話那頭的寛寛在玩不理媽咪了。

我從沒想過和年幼的寛寛分隔兩地生活,
因為寛寛黏人的功夫十分了得,見過都說猛,
流產事件讓我們一家三口的生活有轉變
(沒料到竟是因為這樣的因素促使生活產生變化啊),
我們從夫妻兩人生活到小孩出生的一家三口日子,
現在又再度回復到雙人世界,
老實說,我心中雖對寛寛不捨,但却有重獲自由的自在。

12月22日真是個尷尬的日子,
大部份的星座書將它歸類到魔羯座那一掛,
但仍有星座書將它和射手座送作堆。
在這天出生的人在體內大概也有兩個我吧,
只有兩個和平相處,相安無事,應該就不會搞到精神分裂。

我必須承認,我體內那一半人馬座愛好自由的個性已大喇喇地展露無遺了,
而屬於另一半山羊座堅強而刻苦耐勞的優點,漸漸被腦中的自由意識吞没。
是羊是馬已不重要了,
現在呢,讓我休息調養身體,
我得把步伐調整一下。

Estrell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8) 人氣()